这次我真的来到了印度

添加时间:2012-09-25 来源: 浏览:2130

   

作者:门薇薇

 

   我们一行七人每人背着60升的背包、夹着旅行宝典和攻略,告别了在雾气中宛如仙境的蓝毗尼花园(尼泊尔境内佛祖诞生地),在晨光中踏上了陆路过境印度的道路。

    我们曾经听闻有人对这充满神奇的国度神魂颠倒,有人却誓不再来,那么等待我们的,又会是什么呢?

为了解开这个谜,我们不远千里,来赴这个约。

    这次的行程可以说密度和强度都不小,一路上,并非完全的顺水顺义,但不间断的小磨难却驱散了往日的急躁情绪,也意外的给整个旅程带来了一抹惊喜。

      25天按计划要行走21个城市,这看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最后发现,我们真的做到了,文化苦旅以及重走玄奘路的计划都被我们实现了。

      回来后,细细品味路上发生的种种故事,真的很神奇,正如罗素大师讲的:须知参差多态,乃是幸福本源。我们就是这样,在不同的城市遇到不同的人,分享着不同的故事;和不同的人同行在同一段路途中,然后发现,在不同的城市,又很有缘分的遇到曾经的同路人。

      有时候真的觉得我们都是一个个生活在《楚门世界》里的金凯瑞,被很戏剧化地安排到了一个个电影片段中,很巧合地遇见和重逢;也正因为这样,让我更相信缘分这个词,也更深刻地体会到缘分之于我的含义。

      就好像我们从蓝毗尼先后五次在不同的路上遇到斯里兰卡寺的小和尚,一次次地得到他的帮助,从带我们到中华寺、韩国寺找住宿,到最后一天的清晨帮助我们找寻去尼印边境的公交车。最后,看着小和尚的离去的身影逐渐变小,我突然想起来佛祖的一句话,缘,妙不可言。

      我们坐着弹簧般的当地公交一路颠簸来到了尼泊尔和印度的边境,突然发现,世界上的陆路边境好像都是一个样子。以前在泰国和柬埔寨边境,发现只有我们外国人来去受限制,他们边境间的两国人倒却是来去自由,如果没有很大的边境拱门作为提示,根本看不出前后一百米的距离竟然隔开了两个国家。这次尼印边境也是如出一辙。

      我们按照每次陆路过境的顺序,先是尼泊尔出关,然后过了尼泊尔边境后,找印度入境处,搞定印度入境的章。我们在边境将剩余的尼泊尔卢比换成了印度卢比,这里的汇率听说一直很固定,一直是1:1.6,就是为了边境两边的公民可以更好地进行贸易往来。其实两边人们的买卖,也就是仅限于小工艺品和生活用品,稍微大些的买卖就是拉人拼车、做边境旅游业的了。

      要说不同,真有一点,那就是从尼泊尔向印度那边望去,可以说是一边更比一边脏。风一起,几秒钟之内,鼻孔就会被脏东西堵上的,手感么,就是挖起来总是干巴巴、黑乎乎的。

      我们拿出备好的医用口罩,果断地捂了起来,后来一路走过,发现在瓦拉纳西或是在印度的比哈尔邦的几个城市,最好还是备一些口罩,俗话说,戴戴更健康么。

      我们盖好尼泊尔这边的出境章,拿好印度银两,背起大包,大踏步径直走向印度边境的大门,“哈哈,印度,我终于来了。圆梦的那一刻到了。”

      思绪一转,我们已经走了将近一百米,突然感觉有些不对,我们面面相觑,有人实在忍不住了,把口罩拉到下巴处,然后大声说,“咱们会不会走过了,已经一百多米了。怎么还没有看到入境处的小房子。”

      “没事儿,肯定是还得再走走,不行再走五十米试试看。”

      “还是别往前面走了,咱转回去看看吧,万一咱们刚才低头走路错过了怎么办呢?”

       就这样,7个人叽叽喳喳你一言我一语地说起来。还没等讨论完毕,只见一个穿着羊毛衫、带着护耳罩,黑皮肤大眼睛的印度哥哥朝我们走了过来。他叽里咕噜的说了好多我们听不懂的语言,但是后来的动作我们还是明白了,他伸出右手黑色的食指指着我们来的方向,然后又往来的方向使劲地戳了两下。我们虽然没太理解,但是既然人家给我们指了个方向,就试试看吧,而且人家毕竟是当地人,触角灵敏呢。

      这样,我们一行七人就调转方向往回走去,就在快回到印度边境五十米左右的地方,我们同行的朋友宁宁喊了一声,“这里面有一排人。”

      啊……我们顺着她的方向看去,果然,在一个凹进去的地方,有个用苫布搭的小棚子,里面坐了一排穿蓝色羊毛衫的大叔,正在摆手示意我们进去。

      诶呀,可算找到组织了,这要是旅行结束出境的时候,人家看我们没有入境印度的章,非把我们扣下不可,然后再摇头晃脑地审问我们,可谁知道,他这里边境的入境处就是一个破棚子啊,这我们要是走过了,直接到了下一个城市,不得冤枉死。不过,这几个羊毛衫大叔人很热情,如果要对这种热情态度加上一个形容词的话,我想说,是非常……

      他们一个招呼我们坐,示意我们棚子外面有两三把塑料椅子,一个招呼我们进屋,让我们把大包放进去,还有一个忙乎找笔和印章,一边让我们拿护照给他,一边跟我们说,Good morning, madam,can we help you?这时候,我们放下了背包,顿时感受到了来自印度人民的热情,一个个笑地好酣畅,也不知道喜从何来,大概是兴奋于又一次在与外国人的躲猫猫游戏中获胜。

      填完入境卡,盖好章,跟羊毛衫大叔们聊了几句,我们就离开了边境,准备搭当地公交向下一站奔去,此时抬头仰角45度位置做沉思状,好吧,这一站就是生死一水间的---瓦拉纳西(原名:贝拿勒斯,恒河所在地。这是一个外表混乱、堆满垃圾的城市,但是感受她的时候,仅仅用肉眼是不够的。因为,对于信奉印度教的印度人来说,这个城市,是最带有启发性以及最圣洁的地方,也是通向天堂、免受轮回之苦的最近的地方。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她是印度里最印度的城市。单就这个圣城来讲,她本身就充满了希望)。

      走在路上就是这样,准备的再充分也赶不上一个临时的变化。我们按照提前查好的攻略想找当地的公交,但发现,纸上得来终觉浅,方知此事要躬行,一问当地人,那趟公交当天由于政府的竞选给取消了,继续追问,连包车的念头都被打碎了。由于竞选,路上会设许多的关卡,没有司机愿意总被扛枪的警察搜身和验证件,所以当时没有一个人愿意载我们到瓦拉纳西。

      行于路上,有时候就是这样,可能懒散地到了中午还像猫咪一样窝在温暖的旅舍的床上,也可能半夜里突然下了火车闯入一个陌生的城市,也有可能,就像我们一样,由于事情的突变,瞬间可以让人变得心灰意冷。

      原先的几次出行,我们为了追求一个人背着大包行走的镜头感,都是单独出发。但是后来发现,没有人和没有故事的旅程都带有些哀怨的色彩和某种沉寂的气质,也有朋友后来说,越是美丽的风景,越要找人一起分享。

      所以,以后我们的每次出行,都会找上三两好友,这次朋友算是比较多,7个人,俗话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哈姆雷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不过还好,愿意搭伴旅行或是有这种心境出来行走的人,大多都会以团队利益为主,说白了就是大家怎么着,我就怎么着,不做太特立独行的一个人,这样才能玩得好,玩的一致,最终达到玩的尽兴的目的。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家好,才是真的好么。
   正因为如此,我们每个人心中可能在此刻都只有一个共同目的,就是最早最安全地到达瓦拉纳西,所以,没有一个人主动提出要退出或是泄气的想法,影响大家的行程。
   这次出行,除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回忆更多的是路上与朋友经历过的种种,共同克服的困难与一起吃过的苦。也正因为这样,将近一个月的行程决定了我们将会是一生的朋友,即使回到各地,重回自己的轨迹,我们也深知,有些东西可以一起分享、来自心底温暖的小光芒也会互相照耀。
   我们最后在一个好心人的帮助下搭上了一辆开往古拉堡(印度边境到瓦拉纳西的中转城市)的公交车,上了车才发现,椅子里的棉花已经翻了出来,玻璃如同虚设,摇摆的厉害。
   不过,因为是到达印度的第一站,我们的兴奋点都还很高,肾上腺素犹如含在口中的跳跳糖一般活跃,而且体验各种不同、在不经意间发现各种差异也正是我们此行的初衷。
   所以,就这样,我们继续一路颠簸,并作为车上仅有的七个外国人,一路被当地人盯了过去,他们的眼神是如此专注且坚持,当目光和他们相对视的时候,发现的不是猛回头或是含羞地一笑,反而,他们的眼神会让我们觉得不好意思,让我们微微地低下头来。有时候好奇心驱使,低下头再抬起头,而这时候发现,他们还在用大眼睛看着你,诶,有句话,执着使人害怕,描述此情此景太合适不过了。
   这辆车一直上下左右全方位地摇摆,司机阿三哼着小曲,售票员把着车门,吹过的风拂过小哥的衣衫,他做着充分享受状,只是,小哥,你们开五个小时的车,难道永远开着门么,最后发现,答案是肯定的,而那售票员就是这样一脚在外面悬着,双手扶着把手,而另一脚顶着折叠车门的底部,就这样很帅气地一路摆到了古拉堡火车站。然后我就顿悟了,印度瑜伽很有名,原来好多姿势都是取材于生活啊。
   我们这一路,本来可以从印度火车票的官方网站提前用信用卡支付买票的,但第一是考虑我们同行的人多,订票系统还总瘫痪,万一支付不好,会很麻烦。第二个原因是由于我们想更多的体验当地人的生活,所以决定看看,能否有幸赶上印度的春运,那样一定很刺激,很有趣。所以我们商量后,就很大胆地赤手无票地闯入印度了。

      后来我们订票,有时是遇到好心的火车站工作人员,让我们享受VIP待遇,招呼我们进入办公室里面帮我们订票,亦或是找火车票代理,每张票加10-15元人民币买硬卧或是硬座车票,但最有趣的还是跟印度人一起排大队买票的过程。

      这一路总是觉得我们是大国,有大国风范,应该跟印度当地人有些差别,果不其然,这点印度做得还很不错。在印度如果想买当地火车票,介绍一个方法,就是派一个像我这样厚脸皮、有些小聪明小智慧,英文还不错的女生到窗口去买,那样绝对的快、稳、准。

      为啥呢,因为在印度,他们还沿袭了英国的那种绅士风度,凡是遇到检票啊、买票啊,都为女士单独开了一道,所以啊,Ladies,在印度一定要充分利用这个优势。

      其实说起买票的话题,为的就是讲讲那些***票的印度人。

      他们在一个个小玻璃窗后面,面对着貌似286的那种老式电脑,操作着一份每天如一的工作,要是我,肯定早就拍案而起,掀起电脑,拂袖而去了,可是他们,一个个阿三哥哥摇头晃脑,哼着小曲,你急他慢,你嚷他笑,但后来逐渐明白了急躁和恼火在印度都是没用的情绪,也就随遇而安了。包括上面说的在边境坐的那一排入境检查官,一个个散漫的样子,当时心想,就这还边境呢,一点儿气势都没有,而且他们干瘪瘦弱地连我这小女子估计一手能推倒一个还觉得刚用了五成功力呢。

      从边境到古拉堡的一路上,我们经历了车坏、不停地被持***的警察进行安检、耐心地等背部长鼓包的神牛通过、不停躲闪为了竞选而造势宏大的******队伍,那时候我们只知道车是从边境出发,路过了哪里不知道,也不清楚最终这辆车到达哪里,只是不停地流转、停留、离开。

      还好,在六个小时的颠沛流离后,被几位好心人拍醒,有位锡克教的头巾大叔甚至都是摇着肩膀,对我的同伴说,sir(读音为色,所以,在印度,男士总被人叫色色色的),古拉堡,sir,my friend,古拉堡,sir。

      听到这个城市的名字,我也揉揉睡眼,抹了下嘴角处晶莹的哈喇子,透过不完整的玻璃窗望着外面,哇,好乱啊,没有红绿灯,喇叭连环按响的黄绿色电动三蹦子疯狂躲闪着一辆辆的人力车和漫步街头的神牛;车的后面除了车牌还有一行字,Please Horn(请按喇叭),后来听当地人说,如果前面的车不让路的话,就要使劲地按喇叭,这样前面的司机才能听到;好脏啊,路中央堆满了垃圾和大坨大坨的牛粪;好臭啊,阿三们,你们小便就不会到室内啊,怎么找个墙面对着就可以解决啊;你们嚼完槟榔汁,扭个头就次次次地吐到地上啊,一滩滩的红色液体想要吓死人啊。但是这一切,又都太有意思啦,不是么?

      想到这里,暗暗点了下头,对自己说,对于印度的一切,都不要试图去解释,因为她就是这样的无规律可循,她的美丽不是淡淡的,而是富有冲击力的;这里的历史很悠久,品上去会有种厚重感,但浸于其中的人们却很容易被其能歌善舞的活跃气氛所感染,在这里的每一秒都很新鲜,充满着矛盾,但每一刻又都伴随着惊喜。

      就这样,视觉、听觉、味觉、嗅觉在几秒钟之内被迅速激活,带着兴奋,我们取下了已经布满灰土,一路上放于车顶的行李,奔向了离下车的地方仅百米的古拉堡火车站,准备开始在印度第一次的火车之行。

      后记:路上的种种陌生或点滴不同,使得每次旅程都成为了一个增值的过程。有人为了品美食、看美景,有人为了追求悠闲的环境、找寻宁静的心灵,有人要追求自由的生活,感知世界的精彩。旅行带给我的是,让我永葆一颗好奇心,并不断去探知远方以远人们的那些未知的生活。这篇小文完成于孟买回到北京的飞机上,记得当时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句话: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印度生活过或是行走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印度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网站 CopyRight(2012) 技术支持:科筑网络

粤ICP备08005809号